青年相声演员

【孙肖】怪诞

混个更,参《帮二翔干小事情》合志的文

孙翔生日快乐!

嘉士时期,未校队版BUG多别在意(。

 



肖时钦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倒霉。

作为联盟最扣细节的战术大师,肖时钦本着预先了解未来对手的原则,在夏休期起了个大早,穿过嘉世俱乐部门前的马路来到兴欣网吧。硬顶着兴欣众人的眼光在二层的训练室里坐了下来,接受着叶修和魏琛的双倍垃圾话,却没想到刺探敌情不成,反被当成免费劳力,硬是开着机械师的小号从张新杰手里抢了个BOSS。最后居然还被张新杰本人打电话过来确认,下楼梯时一个踉跄生生把新换的iPhone摔了出去。

肖时钦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,这简直不是一个“衰”字能形容的。

出师不利的机械师顶着烈日回到嘉世。

H市的高温不及W市,肖时钦也就没开空调,打开电脑准备研究几场比赛视频。边拖着进度条走走停停,边在战术笔记本上记录下重点,这么看了将近两小时总算整理完团队赛。放松下来才发觉鼻尖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,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,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。顺手登陆QQ,打开职业选手群看了两眼,又随口跟雷霆的老队友抱怨几句摔了手机,戴妍琦还开玩笑得让他找几条锦鲤转发一下。肖时钦笑着关掉聊天窗口,撩了撩汗湿的刘海,准备冲个凉水澡再回来分析比赛。

结果刚合上笔记本就听到咣咣咣的敲门声,肖时钦无奈,只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跑出来开门。楼道里的光线有些昏暗,肖时钦只能眯着眼睛仔细辨认来客高大的身影。

“孙队?进来坐。”

孙翔进屋就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,双手撑在身后,四处打量着屋内的布局。

肖时钦拉开电脑椅在他对面坐下:“孙队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哦,上午经理过来,问你要个什么训练表的,你早上出去了,他叫我跟你说一下。”

肖时钦点点头,估摸着孙翔说的是训练进度计划表,“嗯,我已经整理好了,经理什么时候要?”

“他说你回来了就给他送过去吧。”

“好,我找一下。”肖时钦说着转身翻找起抽屉里的文件夹。

突然咣当一声,伴随着孙翔一声大叫。“我去!小事情你放个骷髅头在床头柜上干嘛!吓死我了!”

肖时钦额头顿时跳了一下,他回过头,一眼就看到地上头盖骨被迫分离的骷髅头,“呃……那是我的闹钟…”

“……你怎么不早说!完了,估计是坏了。”孙翔窘迫地直起身,“怎么办……多少钱,我赔你。”

肖时钦在心里叹了口气,蹲下身捡起闹钟,心里想着果然该听戴妍琦的去转发几条锦鲤。

“什么赔不赔的,朋友送的,比较稀罕的小玩意儿罢了,样子的确奇怪了些,难怪你会吓到。”

“可是,这东西不便宜吧……”

“嗯……的确不便宜,不过我先试试能不能修好吧。”肖时钦笑笑,摸了摸后脑勺,宽慰孙翔道:“别小看我,好歹我也是个机械师。”

 

孙翔有些不爽的回到房间,他其实一直觉得肖时钦这个人有点太客气了,东西是他摔坏的,赔一个也没什么。“不就是几十块钱的东西么……”孙翔想着,打开了淘宝,百无聊赖地开始搜索骷髅闹钟。

“卧槽!!”孙翔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瞪大了双眼,看着那一串小红数字。“一个死人脑袋居然要4000块!”

孙翔顿时火从心起,伸手拉开房门就要去对面找肖时钦理论。前脚刚跨出房门就发现不对,自己根本没理由去质问肖时钦,本来就是自己弄坏的,还能怪人家放在床头柜上不成?不过肖时钦的喜好也真奇怪,要弄那么个东西摆着自己估计都睡不着觉。

孙翔愤愤得甩上门,拎着他的大型流氓兔靠垫在屋里走来走去,在下单和不下单之前徘徊不定,最后烦躁地把自己摔进床上,抱着靠垫打了个滚。

“应该能修好的吧,小事情都这么说了…修不好再赔他一个就是了。”嘟囔着瞟了眼墙上的时钟,快到晚饭时间了,但孙翔心里多少有些愧疚,不想在食堂碰到肖时钦,索性扯过杯子盖上,准备闷头大睡一通晚上再出门吃夜宵。

 

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九点半。

孙翔迷迷糊糊的爬起来,理了理睡乱的头发,拉开门准备出门找点东西填饱肚子。

对面属于肖时钦的房间亮着灯,孙翔犹豫了半天,还是决定请他吃顿夜宵赔罪,走过去敲敲门。

“来了。”里面应了声,很快打开了门。

肖时钦应该是刚洗过澡,头发还湿漉漉得淌着水,只穿了条居家的短裤,上身的T恤领口略宽大,显得他整个人有些消瘦。孙翔盯着那两条光溜溜的腿有点愣神,视线不受控制的往上移动,滑过白皙的大腿落在挺翘的臀部上。

可恶,小事情的屁股好可爱……

“孙队,孙队?”

“啊?哦,那个…”孙翔回过神来,尴尬得摸了摸鼻子,“咳,我请你吃夜宵吧!”

“嗯…谢谢孙队的好意,我洗过澡了,就不出门了。”肖时钦微笑着打断了孙翔接下来的话,“孙队不必为闹钟的事过意不去,我刚才看了一下,应该可以修好的。”

“诶,那什么…”孙翔心虚得瞥了眼桌上的闹钟残骸,“要不我帮你修吧!”

 

于是状况就变成了两个身高180以上的大男人,面对面盘腿坐在一张单人床上,中间摆着骷髅头和它的头盖骨。

肖时钦看了看闹钟,又看了看孙翔,叹了口气,“孙队,呃…你想怎么修?”

孙翔捏着两颗螺丝钉吱吱呜呜半天才蹦出一句:“你修你的,我先看看!”

肖时钦无奈,这不是你要帮忙吗?这话他也没敢说,怕哪又惹着这位新队长。索性不管他了,推推眼镜低头认真研究起来。

孙翔这边却不淡定了,捏着两颗螺丝在手里钉转来转去。不是他不想帮忙,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。从小就被家里惯着,当了职业选手又被俱乐部供着,哪儿接触过这些。但话都说出去了,总不能现在走掉,怎么也得等肖时钦修好。

孙翔拍拍的肚子,安抚下瘪瘪的胃袋,目光便开始不受控制得黏上对面自己的副队。虽然身高在南方人里算是翘楚,但骨架却还是透出一种秀气。一滴水珠顺着没擦干的鬓角滑下,流过小巧的下颚,滑过喉结,隐没在宽大的衣领里,孙翔不自觉得淹了咽口水。

又一滴水珠落在曲线优美的锁骨上,孙翔无意识得伸出手抚上对方的锁骨,大拇指按住那滴水珠,沿着锁骨的曲线抹开。做完这一切才回过神来,触电般得收回手,眼神躲躲闪闪。
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,肖时钦耳根微微发烫,他努力转动着大脑想说些什么。该说什么?谢谢孙队帮我擦水,还是我靠孙翔你居然敢摸我?他在心里默默划掉这两个选项,准备先把这尊大神哄回房间。

“孙队…”

“小事情!”

肖时钦愣了下,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,“啊?”

“小事情,我给当闹钟好了,保准比你那个破玩意儿强!”

“哈?”

“我晚上就住你这里,早上方便早上叫你。”

“等等,孙队…”

“我回去拿睡衣。”孙翔说着就飞快得起身跑回自己房间。

肖时钦觉得有点心累。

 

孙翔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,但真正躺在肖时钦的床上时,才模模糊糊地觉得似乎是有哪里出了问题。狭窄的单人床上躺着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,更准确说是侧卧。肖时钦被夹在孙翔和墙中间,觉得似乎面对面和背对背睡,都不太合适。

他揉了揉眉头:“我说,孙队……”

“没事儿,我不嫌挤!”

肖时钦当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你是不嫌挤,这好歹是我的床啊大哥……他默默叹了口气,孙翔决定了的事,肖时钦自认为是轻易改变不了他的决心,只好翻了个身面对着墙拉上毛巾被。

“孙队,早点睡吧,明天还有训练。”

“哦…好,小事情你明天几点起啊?六点行吗?”

“好的,麻烦孙队了。晚安”

“晚安小事情。”

孙翔在他背后关上了灯,房间里顿时黑了下来,过了一会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肖时钦静静得听了一会,困意涌了上来,似乎有个人陪着也不是什么坏事,他这么想着,渐渐沉入梦乡。

 

 

所以当肖时钦趴在地上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自己真是想得太甜了。他翻了个身,盯着天花板认真地思考孙翔是如何在睡着的情况下和他换了个位置,又把他一脚踹到地板上的。

思考了将近一分钟,无果。

他只好揉着摔痛的肩膀坐起身,然后绝望的发现床上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。孙翔睡成一个扭曲的“大”子型,屁股底下牢牢得压着肖时钦的毛巾被。他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眼镜和手机,索性已经5:30,自己睡不睡也无所谓了。他盯着手机屏幕上一排APP,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。

 

肖时钦,四大战术大师之一,黄金一代,前雷霆队长,现任嘉世副队长,坐在地上愣了两秒钟之后,滑动屏幕,打开微博找到@锦鲤大王,冷静的按下了转发。

 

-Fin-

 


评论(8)
热度(66)

© 安杦 | Powered by LOFTER